1941年,“空军”是一个很重要的兵种,当时盟军的战机在战争中损失惨重。于是盟军总部秘密召集了一批物理学家、数学家来专门研究“如何减少空军被击落概率”,当时军方统计了所有返回飞机的中弹位置,发现机翼部分中弹比较密集,机身和机尾的中弹比较稀疏,因此当时军方的建议是加强机翼部分的防护。

这个建议被研究组里的一位统计学家沃德给否决了,他提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观点:加强机身和机尾部分的防护。沃德教授是这样说的:

“所有的样本都是成功返航的飞机,也就是可能正是因为机翼遭到攻击,机身和机尾没有遭到密集的攻击,才使得这些飞机能够成功返航。”在经过后续的一些有力的论证后,军方采用了他的观点,事后也证明了这个决策无比的正确,有效的降低了空军被击落的概率。

这里我们注意一点,也就是军方差点做了一个看起来有道理,实则完全错误的决策。

在中国,也有一些经历过侵华战争的老人,觉得日军是有纪律、有组织、优待军民的,这对于一些研究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。

但我们要清楚一点,就是这些老人之所以活了下来,是因为他们遇到的是一些可能得到严令,或者是有较高素养的日军。但绝大多数没有遇到这样的日军的国人们,他们没办法发声、作证,是因为他们已经被残暴的日军给杀死了。

这也是“幸存者偏差”名字的来历,一些人幸存了下来,但我们决不能忽略另外一个没有幸存下来的人群,单单只采信一方,只会让我们离事实、真理越来越远。可能在平时生活中我们对于这些,并不会那样的在意,但明白“幸存者偏差”这个理论的话,对于我们看待一些事物都是非常有帮助的。

就像一些预测赌球的营销号,他们就有一个策略,那就是会给三万个人发邮件,其中一万人发某某球队赢的预测;其中一万人发某某球队输的预测;最后一万人发两支球队打平的预测。

足球比赛只有这三种可能,总会有一种是对的,那么就有一万人是得到了对的预测,然后就再次给剩下的一万人发三种结果的预测,在经过数次的筛选到最后的三百多人,在这三百多人眼里,这个营销号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每一次都预测准了,所以就坚定地给他掏钱了,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神准,其实只因为你是最后的幸存者。

避免这种幸存者偏差的方式,也有很多种,比如医学上的随机双盲测试,比如扩大随机样本,这些都是科学上的,生活中我们应该学会判断、审视一下。

金融作家纳西姆塔勒布曾在他的《黑天鹅》里,把这样的“幸存者偏差”称为“无声的证据”。现在很多迷信一部分股票、赌球营销号的人们,其实就和2300年前的那个人一样,把随机产生的幸存者当成神的恩宠。实际上他们只是忽视了一些客观存在,但因为某些因素,发不出声音的证据。

扫描免费领近十年高考真题汇总备考、选科和专业解读关注高考网官方服务号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